余独好修以为常

虽然应该没有什么人理我不过还是希望能看看我的简介。
头像自绘动作有参考照片。
我是寒江,画图学习ing,愿望是文风和画风能变好。
极度雷说我画的什么像别的什么,如果遇到那种事情会很伤心的。
沉迷原耽,刀剑乱舞真好玩。
cp杂食,基本上没有什么雷点。
aph根正苗红耀厨*1,联五爱好,比较偏好仏英,不过其他也可以吃啦,刀乱我磕爆源氏。
会狂吹茶理理八爷priest,V+喜欢镜音和中V天使。
谢谢你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痕迹。【鞠躬】

黎明【沉海预警】

昨天码的给你的礼物。 @陆三ye♪
唔……怎么说?反正你都没有按时间来我也这样喽
新年及生贺:)
梗来源于我好喜欢的一句话“猝不及防梦到你,我连醒都不敢醒。”
乱七八糟避雷。堀川沉海预警。
——————正文——————
和泉守兼定梦到堀川国广了。
这是他在堀川国广沉海后第一次梦到他。
明明几乎是他构成了自己的前半生,但在堀川离去之后的梦境总是纷杂又混乱,像每一个他曾不存在的、浑浑噩噩的昼夜。
和泉守曾经梦见自己一个人奔跑在没有人的小巷,无休止地奔逃,奔逃,像是要逃离高悬于头顶明晃晃的命运。夜色沉沉地铺在巷子狭窄的石板路上,道路两旁有楼房交错的影子,被切割得逼仄的月色惨淡的颜色让他想起了书卷中描绘的恶鬼群青的獠牙。耳畔风声咆哮,夹杂着维新的枪响。
梦里没有他的国广。
在许多的梦境里是像没有了堀川的生活一样恍惚,一个个面影苍白地闪过,和泉守仓皇地寻找,却刹那间又消失了踪影;他也曾梦见自己站在混乱的港口,海风腥咸撩起他的长发,沓沓的脚步声交错,一群人闹嚷嚷地围在金发碧眼的西洋人声旁,他想要冲过去狂暴的海浪却翻涌着将他吞没,海水冷得彻骨,令人窒息的痛楚像压抑的潮水没过头顶,无助而细密的藤蔓爬满了心间,再突然从惊惶的梦里冷汗涔涔地醒来。
和泉守梦到堀川站在海边冲着他笑,面上的笑容温柔得一如既往。远远地他看见海水一层层地涌上来像泡沫一样没过堀川的脚背,堀川弯起眼睛看着他,眼睛蓝得像阳光下澄澈的海面。
那一瞬间和泉守几乎难过得就要哭出来,他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生怕这个梦境破碎在自己的面前。
他应该冲过去吗?又应该和国广说些什么?是不是这就是作为刀剑必然的命运,离开了旧主的荫庇就丝毫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无力地匍匐在时代的洪流里苟延残喘,新选组早已没有那么多的选择和荣光,等待着他们的也只有漫漫而不见晓光的未来。
他们只是踩住了了时代尾巴的武士……仅此而已。